深度调查:被“蛋壳”困住的人们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数据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周雄飞

来源/连线Insight(ID:lxinsight)

11月14日,在杭州建国北路上一个早已没有门牌的商铺中,聚集了很多人。 

有的人坐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抽着烟;有的人拿着电话一边来回踱步、一边在与电话另一头的人商量着对策;也有些人用着高八度的声音在进行着质问式的对话。

他们聚集的地方是蛋壳公寓杭州公司的所在地,他们都在为同一件事焦虑——怕蛋壳跑路。

据连线Insight了解,自本月10日蛋壳公寓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贷款一事随即登上热搜后,这里每天都挤满了人。这其中除了前来维权的供应商代表们,更多的是业主和租客们。

与拖欠供应商贷款同时进行的,还有蛋壳对于业主和租客们的伤害。

有业主对连线Insight表示蛋壳公寓已经私改合同,将房租支付从季付改为月付,甚至拖欠租金;对于租客来说,不仅要处于没电没水没网的“三无”租住环境,还得承受房东随时可能收房赶人的压力。

除此之外,租客们现在唯一能联系得上的群体——蛋壳管家们,同样身处水深火热之中。据多位管家对连线Insight介绍,他们每天不仅要面对众多租客的询问和无法解答的困境,同时10月工资也被拖欠。

疫情期间,蛋壳公寓曾因“两头吃”的行为引起过大规模维权,当时蛋壳拖欠业主租金,并要求业主“免租”,但并未对租客“免租”。连线Insight此前发布的文章《CEO被调查,租客在维权,蛋壳公寓四面楚歌》中,有对此次事件和蛋壳当时境况的详细描述。

对比疫情期间的风波,这次的情况更为升级,已牵扯到租客、业主、管家和相关第三方供应商四个群体。正因为这样,除了蛋壳杭州公司之外,据AI财经社、第一财经等媒体报道,在北京、武汉和广州等城市的蛋壳公寓办公地同样有很多人进行维权。

自维权事件发生后,蛋壳公寓相继几次登上微博热搜,但官方仅在昨日的官方微博中表示“不会破产,也不会跑路”,对于其他问题均没有做出任何正面回应。

而在线下的办公场地,所有来维权的人得到的答复是一致的——再等等消息。 

但焦灼的人们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,四方传来的消息更令人不安。他们都在担心,如果蛋壳真的破产了,他们将何去何从?

1

两难的租客和房东

“我现在每天最害怕的就是下班回家。”

方媛是武汉的一位蛋壳公寓租客,在今年8月,她与蛋壳公寓签了一年的房租合同,但就在三个月后,租住的房间就出现没水没电没网的情况。“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,当初选择蛋壳,是因为觉得蛋壳都上市了,应该很靠谱,但现在却变成这样了。”方媛这样对连线Insight说。

据她介绍,从上个月月底开始,租住的房间里网络就时好时坏,有时根本就连不上网,但由于手机可以开热点,也不太受影响。但从前几天开始,水和电也停了,对于每天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“每个月的水电费和网费都是正常交的,基本没有出现过迟交,但这些服务就这样突然没了,以至于有时要上厕所,只能去小区外面的地铁站解决。”方媛这样说道。

这样的遭遇不仅方媛遇到了,杭州的蛋壳租客白洋也遇到了。

就在蛋壳公寓杭州公司门口,连线Insight遇到了白洋,当时他正与几个租客一起在商量对策。据他介绍,他租住的房子在前两天就断网和断水了,好在还有电可以用,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就没了。

同时,维修、保洁等合同内承诺的服务,也在两三个月前就已停止了。

“之前一个月来两次的保洁从10月份开始就没了,报修方面,可以在蛋壳公寓APP上进行操作,但最终显示的‘预约已满’,无论哪个时间段去预约都不行,这就等于说没有。”白洋对连线Insight表示。

随后,连线Insight向多位租客对此情况进行求证,得到的答复均是相同的,从9月份开始就没有保洁和维修服务。

除了保洁、维修服务和水电网的缺失,租客们还处于返现迟迟不兑现的苦恼之中。

据了解,蛋壳公寓在今年6月开始,相继推出了免租3个月、免租2个月等“亿元补贴”活动。根据规则,该活动只适用于年租、满租用户,对于其他用户并不适用。同时,满足条件的用户,在首月会享受租金折扣优惠,并在租满两个月后开始按每月一定租金比例返现。

但多位租客对连线Insight表示,“这样的返现活动就是噱头。”方媛今年7月参加这个活动,本应该在9月收到第一笔返现,但直到这个月,都没有收到任何一笔返现。“看APP上是已经给了这笔钱,但一直没有打到我的银行账户。”

而对于北京蛋壳租客王涵,由于在6月签合同,在8月份收到过一笔返现,但之后也就没了。

“这样的情况已属于涉嫌发布虚假广告,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》第五十五条规定,按照法律蛋壳公寓应向租客承担违约责任,同时将处以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。”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夏谨言律师向连线Insight表示。

对于这一系列问题,租客们会选择联系自己的管家来解决,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很多管家都已离职,或者发过去消息得不到任何回复。“就像一夜之间失踪了一样。”白洋提到。

面对这样的困境,很多租客开始选择退租,但很快又会陷入两难的绝望之中。

王涵在遭遇以上一系列困扰之后,她选择退租。但是,因为她签的合同是一年的,所以在租满一年前退租后不仅需要承担一个月的违约金,而且还无法拿到押金和所承诺的返现。

但如果不退租,依然无法得到相应的服务,还需要面临被房东赶出去的风险,更糟糕的是,租房时签的租金分期贷款,还必须继续偿还。

据白洋表示,身边的朋友已经有房东来收房了,并给了最后期限搬家,他愤愤地说,“如果被赶出去,没房住,还得继续付贷款,凭什么?”

其实,陷入左右为难的不仅是租客,还有一些业主。

“把房子租给蛋壳就是个错误,搞得现在这么头疼。”北京业主江河对连线Insight说。

据他介绍,目前蛋壳还没有拖欠房租,但将之前合同约定好的季付私自改为了月付模式,“就像上个月,本应该拿到3个月的房租的,总共大概一万八左右,但只给我了6331,这是一个月的租金。”

对此情况,连线Insight向夏谨言律师求证,她表示这样的情况是属于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,蛋壳公寓应向业主承担违约责任。 

虽然这样,当被问到“蛋壳如果拖欠租金会怎么做”的时候,江河表示:“这也是我头疼的地方,如果不给我租金,我不会强制租客搬走,毕竟他们受到的伤害更大,会和他们协商吧。但蛋壳不给房租,我肯定也是亏的。”

目前,业主和租客们仍陷入左右为难的泥潭之中。

不过此时,蛋壳可能还顾不上一个个去安抚租客和房东,因为蛋壳的众多管家们,自身也处于被拖欠工资的困境中。而蛋壳的服务只会越来越差,蛋壳的第三方供应商,因为被拖欠费用,也不会再给租客提供服务。

2

困局另一面:迷茫的管家,愤怒的供应商

“不给发工资,但还得每天处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。”

刘芸在采访中这样对连线Insight说,她是蛋壳公寓杭州地区的一名出房管家,所负责的工作就是带着租客去房源看房,如果合适,就会与租客签合同完成一单。虽然之前租客也会不时联系刘芸,但最近,来自租客的信息变得越来越多了。

“现在基本上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都会有很多租客来联系我,问我各种问题,比如到底要不要退房、蛋壳会不会倒闭等,但我这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,因为我们也在等总部消息。”刘芸这样对连线Insight表示。

据刘芸回忆,发生变化的时间点,应该就是蛋壳公寓被曝出拖欠供应商工资,从而登上热搜之后开始的。

11月9日,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称,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近百人进行维权,其中不仅包括租客和业主,而且还有众多蛋壳公寓的供应商、保洁和维修商。而供应商维权的主要原因,是蛋壳公寓长期拖欠相关的资金款项。

现场一位苏州的承包商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160万元。另据一位安微承包商对媒体表示,蛋壳公寓曾向其承诺分期支付欠款,但至今未收到欠款。

除了拖欠供应商款项之外,与蛋壳公寓合作的维修和保洁公司也均被拖欠工资。据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维修人员对媒体表示,蛋壳已拖欠数百名维修人员的薪资长达4个月之久。

这点同样在连线Insight采访租客时得到印证,一位武汉蛋壳租客表示,在之前询问报修情况时,维修师傅表示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,不来维修了。

对于这些情况,连线Insight向一位前蛋壳员工进行求证,他表示这些情况是属实的,在今年8月份左右,蛋壳公寓对于维修和保洁方面的工资就已经不给了,因此导致很多相关员工离职。

“蛋壳公寓这边的保洁已经很久没拿到钱了,很多里面的员工都跑了,或者准备组团起诉蛋壳。”一位接近负责蛋壳保洁业务的人士对连线Insight表示。

如果对比下时间,很多租客发现没有维修和保洁的时间发生在8、9月份,而在彼时也是蛋壳开始拖欠维修和保洁员工的时间。

这就意味着,即使租客正常交了维修和保洁费用,收不到工资的第三方供应商并不会前去服务,最后钱都落到了蛋壳的口袋里。

对于这些前来维权的群体,蛋壳却做了一个极为不明智的回应:“公司没有钱,请回家等待”。

据凤凰网科技报道,当时面对众多维权者,有蛋壳工作人员说出了这句话,以至于导致现场发生了肢体冲突,很快登上了微博热搜,一时间成为了外界和业内关注的焦点。

由此,当这条消息被曝出后,像刘芸一样的蛋壳管家们被众多租客所“包围”。“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回租客们的微信消息,如果一段时间没回消息,电话马上就打来了,我每天要接到十几个电话。”刘芸这样提到。

正是在这样的高强度、高密度回应下,让一个事实被很多人所忽视——蛋壳管家们也像供应商一样被拖欠着工资。

连线Insight向多位管家询问,他们都表示上个月工资是付了的,只是拖了几天,但这个月还没有发工资,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。“我们询问工资,被告知再等等,这个月身边离职的管家越来越多。”刘芸这样说到。

以此同时,很多被拖欠工资的管家也被迫加入到维权的队伍中,在一些维权群中商量对策。

现在来看,对于租客、业主,管家和相关供应商来说,无论是愤怒、焦躁还是无奈,都只能继续等待。

最终解决问题的“钥匙”还是落回到一个问题上——蛋壳之后会向何处发展?

3

蛋壳何去何从?

事情发酵到现在的程度,离不开蛋壳的沉默。

对于维权事件、网上曝出的蛋壳公寓高层卷钱跑路等消息,蛋壳官方都没能给出能够安抚人心的声明和解释。

这样的态度,让处于困境的人们,成了“热锅上的蚂蚁”。“现在真的不知道蛋壳高层们是怎么想的,就一直拖着时间,不解决问题,也不做任何回应。”白洋对连线Insight表示。

随着等待时间的逐渐拉长,很多人有了同样一个疑问——蛋壳公寓会不会破产?

如果蛋壳公寓破产,对于租客、管家和业主来说,将会面对巨大的风险。“如果蛋壳公寓最后宣布破产倒闭,租客、业主和管家等群体很难要回损失的钱,而且租客还需要继续承担偿还分期贷款。”夏谨言律师这样说道。

蛋壳的财务状况也令人担忧。

自2017年开始,亏损就一直伴随蛋壳的发展。

据蛋壳公寓往年财报显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,蛋壳公寓的亏损分别为2.72亿元、13.7亿元、34.47亿元。而在今年第一季度财报中,亏损还在继续,为12.34亿元。

除了亏损,自今年开始蛋壳公寓一直处于负面舆论的中心,以至于多次登上热搜。

今年年初,由于蛋壳公寓一方面以“抗疫”为由,强制性让业主免租,另一方面,却推出仅年付用户才能参加的“返现”活动,变相涨租,被称为“两头吃”。正因为这样,在今年4月份蛋壳公寓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,并罚以12000元的执行金额。

紧接着,在今年5月和8月,蛋壳公寓APP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和被工信部列为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企业名单,并予以下架处理。

而同在8月,蛋壳就网络上曝出“蛋壳公寓CEO被调查,事涉六亿国有资产”的消息进行回应,蛋壳公寓称,“相关报道不实,公司目前经营活动一切正常”。

但在这个回应的两个月前,蛋壳公寓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兼CEO高靖被政府有关部门调查,疑似涉及一笔高达6亿的地方政府投资。此外,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称,就在高靖被带走前后几天,同是涉案人的银桥控股等负责人被纪委调查。

屋漏偏逢连阴雨,就在本月,蛋壳公寓再一次被列为被执行人,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,蛋壳公寓主体紫梧桐(北京)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新增三条被执行人信息。

由此,蛋壳公寓股价和市值遭遇大幅度下跌。

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,截至11月2日,蛋壳公寓股价收盘价仅为1.5美元/股,相较于上市时的13.5美元/股降幅达到了88.9%。与此同时,市值自22.02亿美元缩水至2.74亿美元。

除了这些,蛋壳公寓也因“租金贷”被业内诟病。

简单说,租金贷是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的同时,会与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。此后,金融机构将租赁期的租金全部支付给蛋壳公寓,而租客则按月向金融机构支付租金贷款。

一旦像蛋壳公寓这样的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后,就意味着租客不仅没有房子住,同时还需要偿还贷款。

事情发展到现在,很多业主和租客们均已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来为自己维权。据连线Insight了解到,目前北京、杭州和武汉等城市的租客已建立起相关的维权群,并做好了众筹打官司的准备。

对于这样的做法,夏律师给予了肯定:“面对蛋壳公寓这样的不作为、不回应,越早做出行动,越能为自身维权”。

没有人希望蛋壳破产,但即使它熬过了这次风波,蛋壳公寓在投资人和消费者心中的形象也已经崩塌。

蛋壳公寓创始人高靖在2014年曾对媒体这样说道自己创办蛋壳的初心:“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中”。

六年后的今天,蛋壳却让年轻人处于无家可归的境地。未来,还会有人愿意再相信长租公寓吗?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方媛、白洋、王涵、江河、刘芸均为化名。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